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象棋在澳洲論壇

 找回密碼
 免費註冊
查看: 3610|回復: 1

張延平特級大師忘不了的中國情 [複製鏈接]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7-11 15:07:46 |顯示全部樓層
0
本帖最後由 laoyang老揚 於 2011-7-13 10:06 編輯

張延平特級大師忘不了的中國情

澳大利亞象棋愛好者鍾思揚Michael Chung於2011年7月11日


中國象棋澳洲特級大師張延平先生不單榮獲兩次澳洲全國象棋個人大賽冠軍(2001年和2002年),而且多次參加其它象棋大賽,獲得很好成績。澳洲特級大師張延平曾是中國的优秀棋手,有“三山五岳”,“江湖好漢”,“婆羅洲七怪”,“少林小子”之一等美譽,后移居澳大利亞,住在悉尼,為中國象棋在澳洲發展出力。另外,澳洲大師張延平於2008年9月10日獲得由澳大利亞棋友會主辦首屆全澳中國象棋快棋賽(男女混合)的第五名;澳洲大師張延平獲得由高嘉華市政圖書館等主辦的2007年悉尼杯中國象棋賽冠軍;多年前,住在悉尼市越裔象棋名人陳通先生(Tom,Thong Tran)組織舉辦了當時獎金最高的象棋公開賽,移居悉尼的、原廣東象棋好手、象棋澳洲大師張延平就技壓群雄勇奪冠軍。2009年3月25日張延平以兩年内獲得兩次澳洲全國個人大賽冠軍的成績,達到《象棋澳洲棋手等級稱號和等級標准》的規定而榮獲象棋澳洲特級大師稱號。2011年3月25日張延平以象棋澳洲棋手等級分總分2388排名第八。張延平特級大師有忘不了的中國情:

1. 滎陽散人談八十年代棋城的“三山五嶽” (來源:中國象棋網)

  

“三山五嶽”當非棋壇名手,而是“江湖好漢”。


在七十年代初,沉寂已久的廣州棋壇復甦了。七四年的廣州市六屆運動會,在市棋手紛紛湧出,七八年七屆運動會, 散在各處的棋手也回來了,還收聚了一些省內的精英。一九七九年恢復了甲組聯賽,棋壇更形蓬勃。除廣州文化公園早在七二年已恢復之外,市一宮、二宮、三宮、東山等棋壇也先後開放。


且說文化公園內水產館旁,樹木繁茂,林蔭之下,石台石凳,供人休憩,經常有無數棋人在此對弈,稱此處為“野豬林”。

  

一九七九年秋,忽然來了兩青年,在野豬林前擺江湖棋局,有好事者近前說:“這裡棋手眾多,此舉無異孔夫子門前賣文章”。這兩青年卻口出狂言說:“絕頂高手,也請下場”。果然甲組棋手以不諳此道不敢領教,但卻殺出一個未入流的棋手何錦輝來(何是江湖棋局愛好者,後於八四年得乙組,八六年出圍),但以全無準備,記憶依稀,竟遭敗績。兩青年洋洋得意,次日依時再到,這次何已有準備,勝得輕鬆,贏個夠本有利,兩青年愜旗息鼓而去,後遂不復至。

  

進入八十年代,擺棋者如雨後春筍,路旁堤邊,隨處可見,便引出滎陽散人出來。散人對江湖棋局頗有心得,五十年代已殺敗無數江湖棋手,至是不禁技癢,思一較量現代江湖棋人。但散人不輕易落場,就是落場也多是勝了一局便罷,所以兩年來只下了數十局,卻是全勝。一九八一年冬,在一棋擋前,萊陽散人遇見棋局高手胡汝強。胡是江湖棋局的愛好者,五十年代曾討教於散人,並刻意鑽研,對古譜古局,多有創新發現。兩人不見多年,此處相逢,一談便講棋局。散人略談兩年來較量棋局概況,胡汝強說:“有征西一局,可能紅光黑勝,年來執黑子對局不下四、五十局,都獲全勝。連棋局的佼佼者破仔鄭錦榮,也輸到不敢與弈此局。也有輸了返回師傅,經指教後再來,亦不免於負”。

  

散人說:“征西一局,原脫胎於《象棋譜大全》中“西狩獲麟”,佈局引人入勝,卻是紅勢太盛,“殊失佔先家數”(竹香齋張齊棟評語)。彭樹榮曾增強黑方三路底象,改名大西狩,但又轉為黑盛極而勝。北方將西狩獲麟加一路八步黑卒,形成紅方九死一生。可能以其與十三太保(征東)棋形近似,取征東容易征西難之意,故名征西。但紅方雖然艱險,終未能敗。”


於是相約到彭樹榮家中“會診”,胡汝強妙著紛呈,彭樹榮與滎陽散人卻找出一著似擬實佳之著,頓成和局,然紅方亦只比此線生機了。


棋局擋漸漸由盛至衰,而像棋風卻愈是興旺。由於各處賽事頻繁,棋局擋的誘發,象棋愛好者更多起來,便引出各處“三山五嶽”。

“三山五嶽”盟主鄭錦榮,胎生殘廢,言語不清,兩手及左足不能動,衣食住行都需人料理,但右足卻能抓棋走子。六十年代時由甲組棋手梁海啟蒙象壇,鄭進步特快,七十年代已能與甲組棋手分庭抗禮,青出於藍而勝於遊了。棋局擋的興起,鄭自不甘落後,與何錦輝拆了幾許棋局。何擅套路,鄭擅變化,以是相得益彰。拆成了的棋局。雖未登峰造板,已是難逢敵手。   

  

比起其他擺局者。自是庸中佼佼,滎陽散人曾住觀看,見其擺“征西”、“卒七星”兩局,都是黑方特優,散人雖料其未必能和,但不欲與殘人較量,故鄭只輸過幾局“征西”與胡汝強,其餘未有敗績。“卒七星”胡未通透,故不與較。經此一番歷練,鄭錦榮棋藝大進,待至棋擋消流,便進入文化公園。其時文化公園棋場,已由“野豬林” 轉到中心台的兩邊走廊,八四年弈苑的開設,便又轉到弈苑,成為棋藝的少林寺。鄭在此期間,擊敗無數“三山五嶽”,就是甲組棋手,除少數不曾與弈外,全遭敗績。於是鄭錦榮坐鎮“少林”,成了“三山五嶽”盟主。

荔灣公園,是前甲組棋手張鎮巒的“山頭”。張在五十年代稱為“和棋聖手”,擅佈局,走子穩健,高手對立也難於取勝。然而大半生坎坷潦倒,棋藝到老而衰。八十年代棋局之興起,張以不清棋局,便與江湖棋手伍明拍檔,但僅明棋局程度平庸,雖然仍有所獲,卻是捉襟見肘。一天,張鎮巒在“陶陶居”飲早茶,遇見榮陽散人。張略說近況,並說在泮溪酒家門側擺擋,頗有所獲,惟數日前有兩青年也在擺棋擋,這兩人棋局度數很高,故不能與之相比,欲邀散人拍檔,當可壓倒這兩人。敵人敬謝不敏,卻允前往一看,並授張幾度“散手”。


次日榮陽散人依時到泮溪,果見兩青年擺了六局變化較多的棋局,有一位中年工人正在與弈“千里獨行”一局。散人對“千里獨行”研究頗有心得,又有意一較此二人,便在後面談那工人走得不對,要輸棋。果然三幾回合,這工人輸了,那青年擺回原來局勢,便邀散人與弈。散人正中下懷,應聲落場。一開始,這青年便說;“老伯地熟棋路”得至走成紅七兵過河後,散人便退車食馬,這青年便笑說:“老伯開始見熟,現在不行了。”他以為棋譜上說,退車食馬輸棋,又怎知紅兵過河可以食馬,這是散人的“絕招”。散人又笑說:“我不過亂走一通,但我不會輸棋。對散人明知其不懂此路著法,結果這青年糊里胡塗的輸了。(此路著法,馮世英、彭樹榮於五十年代初發現,未有結論,後為潘少海完成。三十多年後,一九八六年底,播少梅發表此路著法於廣東農民報“棋苑”,是為和局)這青年心中不服,便說:“你再下另一局先,等我拆通了再和你下,肯定是你輸的。”散人應著答應,便又和另一位老年弈其指定的“十三太保”一局。一開始,那青年又說: “老伯兄熟棋路”,及後見散人不以其預定著法走子(實在其預定著法是偏著),便又笑說:“老伯開始見熟,現在不行了。”散人也如前答話。幾個回合過去,那青年輸了(確是令人不解,“十三太保”也會黑子輸棋!)。至此前一位青年“拆通”了“千里獨行”,又邀散人再弈。


這回散人不使“新招”,只走老套,但這青年依然輸棋(這更令人不解)。那青年又再邀弈,散人笑說:“今天已勝三局,不能再胜,要弈明天再來。”事實上這兩青年已不敢到此處,於是張鎮巒收回“失地”。得至棋局零落,張鎮密便“坐鎮”荔灣公園。由於年老“棋”弱,也給外路人馬幾次“踢盤”,二但過後仍守得住。張鎮巒於一九八六年三月病故,荔灣公園這路人馬,便更不成器皿了。


四十年代聲威大震的“雙馬王”袁無成,自一九五六等錦標賽敗於盧錦鈞手下之後,從此息影棋壇。七十年代袁天成也在“野豬林”出現,但年老藝退,受不住青年的衝擊,八十年代使移到烈士陵園。這裡棋入的棋藝很低,袁天成卻可坐鎮,雖然受了幾次外來“侵襲”,還能支持下去。然而年事已高,力不從心,王幾年後、再不下棋手,但仍無天到陵園活動,卻不看棋。至此,烈士陵園雖有棋人,卻成不了一路人馬。


東山公園,有所謂“東山王杰”,都是少年棋手。首先是曾經在棋社棋訓班學習過的周輝,很快便在東山公園佔了一個席位;又一位少年徐克敏,都曾經參加過多次棋賽,並常到文化公園攻擂,棋藝與周輝不相上下,自然也佔了一個席位;還有一位是東山仔江日昇,都是三傑之首。江日昇白天在東山公園“坐鎮”,晚上到文化公園攻擂,攻擂勝負極少,和棋居多,可是走子太慢,不受棋手歡迎。東山公園內棋八日'漸稀少,隨著弈苑開設,一江日昇又轉為弈苑棋客,此對棋藝又進步一些,走子也快了些。八五年冬,一少年棋手在玉騰初八省隊,星期天卻必到弈範下棋,江日昇與之對弈多次,還稍有優勢。一八六年江日昇到東方樂園工作,便只能每週出現一次.然而棋藝卻更進步了。老棋手陳洪鈞與之對弈多次,還相見吃虧。江日昇先手喜用上角炮,可在二、三十著內持先手,據說曾將此佈局擬輯成冊,但內容如何,因從不示人,故不得而知。

  

中央公園一向是棋入田集之地,在八十年代開始,房官來、徐德霖、劉強升等常在此鎮守。

房官來曾參加歷屆甲組聯賽,屢敗屢戰、名落孫山十載(七四年六屆運動會開始),一九八四年房宮來一舉而奪得甲組。正是老童生一朝開泰,從此又轉到養花作棋客去了。

  

徐德霖於八四年得乙組第一名,後也轉到弈苑去了。


劉強升是多屆乙組,在中央公園先後擊敗房、徐二人, 但劉卻不常到,近部差不多絕跡弈林,數月一也不曾一現。

  

這對中央公園內出現“婆羅洲七怪”。七怪之名不知何人所擬,可能因其不是大羅神仙(棋王),又不曾在棋壇角逐, 只能作海外之怪。三山五嶽人馬。七怪全是青少年,很多還是在校學生,初只在公園作內部賽,隨著棋藝的進步,漸漸便向外發展。  

  

為首的張延平,是七人中最年輕的,也是七人中棋藝最高、活動最多的“一怪”;其餘六任怪是:吳耀輝(細頭輝)、 陳漢超、陳賢照、大頭輝、蝦球、黃振華。

七怪氣候既成,首先掃(勝)盡中央公園棋人,稱為滅鼠。張延平為滅鼠分隊長(沒有總隊),凡棋藝低於七怪的都被稱鼠輩。於是除了每星期一次的內部賽外,便二、三輩不等的分散活動。張延平經常與細頭輝、黃振華,加上怪友黃祥華到各“山頭”去掃。張稱黃樣華是雞毛掃,掃得煙塵滾滾,還會甩毛;黃振華是馬路大掃把、掃不去砂石,細頭輝是竹掃把,打得便也有漏,張延平是椰衣掃把,掃得乾乾淨淨。

  

後來弈苑開張,七怪便轉到弈苑活動去了。還有一個瘦好,不知何姓何名,大約是以散仙自居,稱為陸壓道人,棋藝略低於張延平,卻高於其他“鼠”、“怪”,偶然也到弈苑,但多在中央公園坐鎮。

  

七怪到了“少林寺”(碑苑),當然不改破俘鄭錦榮,就是甲組棋手,也不能與之手起平坐,便聯合了張樹海、楊國強等,也舉行內部賽。結果張延平略優於張樹海,而楊國強卻在七怪中游。因為楊國強、張樹海自稱小子,七怪不喜人稱為婆羅洲七怪,雖然習慣了,見怪不怪,但究屬不雅,便改稱弈林小子,也就是少林(弈苑)小子了。此時弈苑棋風大盛,甲、乙組棋手陳蘇、吳宗滋、羅昌盛、吳強、張冬文、黃增光、顧明寶、鍾錫龍、李可東、房官來、羅利和、江景潼、鍾文波、劉強升等,或間歇,或常到,但都只能坐第二把交椅以下,第一把交椅留與破仔鄭錦榮。又時有外地及港、澳棋人到弈苑,亦不能討好而去。(當然不是頂尖人物)八六年甲組聯賽,小子輩張樹海、陳志軍獲得甲組,張延平得乙組,七怪己既又都進入青年時代,只剩幾人在弈苑活動,不復進行內部賽.七怪與小子的名稱便爾消逝,就是楊國強也不自稱小子了。

  

楊國強,有人稱為“白鶴重於”。走棋靈活善政,八五年得乙組,八六年卻出圍外。經過一年苦練,八七年一舉進入甲組第五名。而張延平也進入甲級,陳志軍又保持甲組,從此便有得成大羅神仙之感了。

  

有道是:

  

五嶽藏龍地

  

三山臥虎多

  

時看車馬急

  

弈國起洪波

    


2. 少林小子鬧棋城 (來源:中國象棋網)

  

少林實施武術高手薈萃的地方,但廣州市象棋高手常聚之處,也喜用少林寺喻之。如四十年代的祥珍,五十年代的厚記等都是。到了八十年代,文化公園內弈苑的開設,因為甲組棋手都到此下棋,故亦有以少林寺喻之。   


    話說有一些少年,幼好像棋,中學生時期已漸露頭角,這些少年,多是家庭環境頗佳的。因此無論畢業之後或就業之前,都有時間研習象棋。他們之間經常進行內部賽,並將名手對局,新型佈局及中,殘局等都集中研究,這些情況和省隊是各有千秋。省集訓隊優處是有高手指導,資料充足,研習時間多; 這些少年卻實踐再研究,多了一些散手棋。他們最初在中央公園活動,自稱弈林小子,後來弈苑開放,變移師弈苑。弈苑既為棋人目之少林寺,他們便是少林小子。畢竟小子比之甲組中堅還欠火候與經驗也。這時小子隊伍續漸擴大,共有十多人,經常參與活動的有十人,確與電影"少林小子"人數相同。中小子在弈苑,對甲組上層還嫌不足,對甲組尾,乙組頭卻是優勝。小子除在弈苑下棋之外,經常橫掃各路"烽煙"。如中央公園有八四年的乙組頭徐德霖,八四,八五年的甲組尾房官來等都未小字輩擊敗; 荔灣公園盟主,老家族棋首張鎮巒,也大敗虧輸;其餘各出"小烽煙"更是不堪一擊。小子還向外地"遠征",也得到很好的成績。   


    今年三月,中小子思向甲組聯賽進軍,為了解決先決條件,必須參加棋社等級賽,眾小子便浩浩蕩蕩開到棋社來了。棋社的等級賽舉辦已有三年,比賽規程是: 現在棋社攻擂,由甲組棋手審查棋度定出等級; 如定位二,三等的要多賽一,兩個賽程升級,定到一等的要在十五局比賽內的九分(勝一局一分,和得半分,一等與一等賽,二等與二等賽,每晚分先兩局),如不夠分,可以另買卡重新再賽。定了一等的,下年不需再由甲組棋手定級,每年總有二,三百人參加。這些小子到了棋社,其他一等的"秩序大亂",因為敗給眾小子,致使重買再重買賽卡,而這些小子一下子便夠分取得了聯賽資格,從而進入了參賽準備。

  

    老棋手陳洪鈞曾對眾小子說: "你等如想得甲組,首先要經得起我的考驗。" 眾小子便以陳洪鈞為進攻目標。小子得下游人物黃振華打先鋒,與陳洪鈞分先四局,結果黃三勝一優和; 小子的"大哥"張延平(第二號人物)卻首局陳先,張仔力克而勝,次局張先,開局七著便說輸棋,實是故意讓陳,而陳卻不察; 小子的中間人物楊國強又勝陳洪鈞兩局; 小子的第一號人物張樹海則應勝而兌和。小子躊躇滿志,認為可以過關。陳洪鈞意味這四小子的棋藝次序是: 黃振華,楊國強,張延平,張樹海.孰料卻是先後倒置了。   

  

    小子還經常到文化公園棋壇攻擂,得到很好成績,從而使觀眾及棋壇工作人員知道有了這些新秀。五月三十一日,呂欽大師在棋壇應眾,小子的一,二好人物便特早報名攻擂,以期在兩賽前考驗棋藝。呂欽一到,棋壇工作人員變相呂欽交底,要顯大師威風,但不可大意。首局由張延平攻擂,是中過河車對屏風馬躍馬河頭的佈局。雙方走子很快,之十五分鐘,一輪互纏,各不得逞,兌子成和; 次局由張樹海上陣,走的是順炮直車隊橫車佈局,中局對攻激烈,雙方解殺還殺,妙著互逞。呂欽極力求勝,張樹海卻初生之牘不畏虎,盡棄士相搶攻,呂欽見形勢不利,便兌盡子力謀和。文化公園棋壇觀眾本不喜歡看和棋,但對此局之精彩對攻卻能成和,嘆為觀止。   

  

    一九八六年甲組聯賽開始,這屆不設外圍賽,等級賽本有百多人取得參賽資格的,但卻只有六成人數報名。小子開赴了主力張樹海,張延平,陳賢照,陳漢超,黃振華,陳智軍,楊國強,梁偉雄,馬建華等九人前往比賽。   

  

    先講張延平賽況: 張延平是小子棋藝的"大哥",是最有希望進入甲組的小子,然而開賽不久,即連碰三個省隊強手。在第二輪對湯卓光,張仔輸棋是合理的;     第三輪對蔡翔雄大師,張仔獲勝,第四輪對關志良,張仔中局本佔優勢,然而一誤再誤,結果輸棋。至第八輪,張仔六勝二負,進入有限的高分段內。因為前期高分者紛紛落馬,給後來的趕過頭了。至此如能保持後五輪保本,則可獲甲組前六名。第九輪弈和羅禮和,仍在高分段內,但是後勁不繼,比賽經驗不足,關鍵時刻輸了三場。最後一輪雖然獲勝,也只以半分之差得到乙組。   

  

    有講張樹海賽況: 張樹還一直穩步上升,和多於勝,卻不輸棋,以四勝九和的不敗記錄獲甲組第六名。小子中最年輕的是陳智軍,今年十七歲,應屆高中畢業生,今年四月曾獲中學生冠軍,聯賽中一舉而得甲組。還有馬建華,以八分成績得乙組;     最可惜的是黃振華,最後一輪對蘇梅生,誰勝誰得甲組,和則都是乙組。黃棋藝本高於蘇梅生,但卻酒後比賽,以來大失常態,結果輸棋,以七分半對手分又低的成績被排在乙組之外。因為七分半的有十三人,只有六人得入乙組,七人被排出。小子的陳漢超,陳賢照,楊國強,梁偉雄等,也在排出的七人之中。   


    一番"大鬧",救命小子只得兩名甲組,兩名乙組; 但小子的威脅很大,目前雖然還嫌火候未狗,經驗不足,將來卻不可限量也。

  

正是:

  

西關麇集棋人處

  

弈苑流風有後賢

  

試看一仗成功日

  

兩組仙班多少年


希望大家為象棋的發展出力。http://www.chungmichael.com

使用道具 舉報

Rank: 9Rank: 9Rank: 9

發表於 2011-11-22 07:10:14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laoyang老揚 於 2011-11-22 07:45 編輯

大家都想再次見見象棋澳洲特級大師張延平在棋盤上技壓群雄的霸氣



近來有許多棋友向我打聽象棋澳洲特級大師張延平先生的消息,說很久已經沒見他參加澳洲的象棋賽事了,大家都想再次見見他在棋盤上技壓群雄的霸氣。

澳洲特級大師張延平來自廣州,曾是中國的优秀棋手,有“三山五岳”,“江湖好漢”,“婆羅洲七怪”,“少林小子”之一等美譽,后移居澳大利亞,住在悉尼,2009年3月25日張延平以兩年内獲得兩次澳洲全國個人大賽冠軍的成績,達到《象棋澳洲棋手等級稱號和等級標准》的規定而榮獲象棋澳洲特級大師稱號。2011年3月25日張延平以象棋澳洲棋手等級分總分2388排名第八。

一些認識澳洲特級大師張延平的棋友,說他在生活中也是江湖好漢,有情有義!其實張延平特級大師還未超過五十歲,完全有能力獲得更多棋賽分而在象棋澳洲棋手等級分總分排名位居前三名,但他為了給其他參賽棋友更多更好的機會,放棄參加一些澳洲棋賽,棋友們都讚揚他。但是,日子久了,棋友們對他又敬又有恨,棋友們恨的是已經很久沒有機會看看他在棋盤上技壓群雄的霸氣了。

相信澳洲特級大師張延平會繼續為象棋在澳洲發展出力。

也相信
澳洲特級大師張延平會比機會大家再次見見他在棋盤上技壓群雄的霸氣。

(澳大利亞鍾思揚 Michael Chung 寫於2011年11月22日)
希望大家為象棋的發展出力。http://www.chungmichael.com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免費註冊

分享按钮


Archiver|手機版|網站服務條款|象棋在澳洲 Australian Chinese Chess

GMT+10, 2017-12-18 22:53 , Processed in 0.067521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